您的位置: 兴安盟信息港 > 历史

木马拒收贿赂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03:16

拒收贿赂    话说秦王赢政消灭了嫪毒和吕不韦两大势力,掌握了秦国全部政权。这时,秦国已成为七国 中强大的国家了。秦王所统治的地方,除了秦国本土外,还有上郡(今陕西榆林一带)、 河东(今山西省西南部地区)、上党、太原等十四个郡,不仅囊括了西半部的大半个中国, 还占领了中原地区。象韩、魏两国,实际上已处于秦国的三面包围之中。秦国兼并六国的条 件成熟了。  这时候,韩王安在韩非子的建议下,为了消耗秦国的人力,派了一个叫郑国的水利专家到秦 国劝说秦王开挖沟通泾水和洛水的大渠。水渠挖到一半的时候,郑国的预谋败露,于是,秦 国宗室贵族们纷纷对秦王说:“那些从外国来的说客,都是为他们的主子卖命的,到秦国来 都是搞阴谋活动的,大王要立即把他们赶出秦国去!”秦王一时发怒,当即下令,将六国来 的宾客一律驱逐出境。  李斯本是楚国上蔡人,也在驱逐之列。他想:自己小时候看到茅房中的老鼠吃脏东西受人和 狗的惊吓,又看见仓库中老鼠吃着粮食而悠闲自乐的样子,曾感叹过:“一个人有出息和没 出息,就跟老鼠一样,看把自己放在什么环境中。”现在,我已在秦国身居客卿要位,一旦 被驱逐,就会马上变为厕中之鼠。不能,我李斯决不能作只厕中之鼠!……  李斯又想:自己与韩非子三年同窗,跟荀卿老师学得满腹经纶,才到秦国来谋职,投奔到吕 不韦相国门下,当舍人;吕相国又保举自己当了秦国的侍卫,有机会向大王进言;有一次, 我对秦王说:“被动的等待,会失去机会。一个建立大功业的人,就在于能趁别人的空子下 决心去干。从前,秦穆公称霸,结果还是不能吞并东方各国,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当时诸侯 还多,周朝的政治还没有消亡,虽然五霸相继而起,但都未能统一天下。从秦孝公以来,周 朝衰弱,诸侯兼并,关东成为六国,秦国趁机控制各国,已经有六代时间了。现在各国服从 秦国,犹如郡县服从中央。以秦国的强大,大王的英明,就象扫除灶上尘土一样容易灭掉六 国,建立一统天下,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呀!如今放过这个时机不抓紧干,等到各国再强 盛起来,订立合纵抗秦之约,虽有黄帝那样的才能,也吞并不了六国!”秦王夸我脑瓜聪明 ,提升自己为长史,听从我的计策,暗中派说客带上金银珠宝去说服各国,用金钱拉拢一些 大臣、妃子,收买君臣之心,离间各国,破坏合纵计划,因而才爬上客卿高位。一旦被驱逐 ,经营几十年的事业就毁了!……  李斯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室内踱来踱去。苦思冥想,从百里奚、商鞅,一直想到张仪、范睢 等外国人为秦国做出的贡献,于是伏在桌上,写起《谏逐客书》①:  “大王,听说宗室贵族建议驱农别国来的人士,我认为这个建议是错误的。从前穆公征求贤 士,西边取得戎地的由余,东边取得宛地的百里奚,从宋国迎来蹇叔,从晋国请到丕豹、公 孙支。这五个人,并不生长在秦国,而穆公任用他们,并否了二十余小国,称霸西戎。孝公 用商鞅的变法,改了风俗,人民殷富,国家强盛,诸侯归附,打败了楚、魏的军队,拿上了 千里之地,直到今天仍太平强盛。惠王用张仪的计策,取得三川之地,西面兼并巴、蜀,北 面收取上郡,南面占领汉中,包括九夷,控制了鄢郢,东面凭借成皋的险要地势,占据肥美 的土地,因而拆散六国纵约,使其服从秦国,功绩一直传到今天,昭王得了范睢,废除穰侯 ,驱逐华阳君,强盛了公家,杜绝了外戚专权的门径,像蚕吃桑叶一样由近及远地吞并各国 ,使秦国建成统一中国的基础。这四位国君,都是因为别国人士的功劳,才能有如此成就。 这样年来,别国人士有什么对不起秦国呢?假使当时这四位国君都拒绝别国人而不容纳,疏 远贤士而不重用,秦国就不会富强,自然也没有强大的名声了。  现在陛下取得昆山的美玉,有随珠、和氏璧那样的珍宝,挂着明月珠,佩着太阿剑,骑着纤 离马,竖起翠凤旗,立起龟皮鼓。这些贵重的物品,秦国一件也不生产,而陛下却喜欢它们 ,这是为什么?如果一定要秦国生产的才可以,那末夜光的宝玉就不能用来装饰朝廷,犀角 象牙做的器具就不能供玩赏,郑、卫的美女就不能在后宫,而駃騠那样的良马就不能养在马 厩里,江南的金锡就不能作器用,西蜀的颜料就不能作色彩了。如果用来装饰后宫,充作姬 妾,使心神耳目感到愉快的一切,都一定要出在秦国才可以,那末用宛珠装饰的簪,用珠子 镶嵌的耳环,细绢制成的衣服,锦乡的饰物,就不能送到面前来了,而时髦妖艳漂亮的赵国 女子也就不能侍立在身边了。至于敲着汲水的瓦罐,打着土钵子,弹着竹筝,拍着大腿直着 嗓子呜呜叫喊,以满足耳朵对音乐的欣赏的,那倒真是秦国的腔调;而郑、卫、桑间、昭虞 、武象等乐曲,却是别国的音乐。现在抛弃敲汲水的瓦罐、打土钵子这一套,去听郑、卫之 音,不爱弹竹筝而喜欢昭虞,这又是为什么呢?不过能使眼前称心快意罢了。如今用人却不 是这样,不问可用不可用,不论是非曲直,不是秦国人一概不用,凡属别国的人士一概驱逐 。那末看重的是声色珠玉,而看轻的是人民。这不是可以占领天下控制诸侯的办法。”  李斯愤怒的心情,一吐为快,歇了歇笔,擦了擦眼睛,继续写道:  “我知道土地广阔,粮食一定充足;国家强大,人口一定众多;兵器锐利,军士一定勇敢。 秦山不推辞泥土,所以能成为那么高;河海不挑剔细水,所以能成深渊;帝王不拒绝百姓, 所以能宣扬他的德化。因此,土地不限东南西北,人民不限国界,一年四季丰足美满,鬼神 赐福。这就是从前五帝,三王于天下的道理。现在却抛弃人民去资助敌国,拒绝宾客去 替诸侯建功立业,使天下的士人退缩不敢西来,停足不进秦国,这真是所谓‘借兵给寇,送 粮给盗’了。”  “不产于秦国的物品,可以宝贵的固然很多;不生于秦国的士人,愿意效忠的也不少。如果 驱逐别国的人士,把他们送到敌国,损害百姓的利益,增强仇敌的力量,自己内部空虚而外 面结怨诸侯,希望国家不危险,这是办不到的啊!”  李斯写完此书,冒着孤注一掷的危险,呈送给了秦王政。  秦始皇接到李斯的《谏逐客书》,细琢磨了一阵子,觉得还是李斯说得有道理,于是便废除 了逐客令,恢复了李斯的官职,听从李斯的计策。  过了不久,魏国大梁有个名叫尉缭的人,前来秦国游说。李斯便推荐这位有名的兵法家叩见 秦王。秦王听着尉缭的建议:  “如今虽说关东有六个国家,可是哪一个国家也没有秦国强大。像齐、楚那样的大国,也不 过等于秦国的几个郡;像韩国那样的小国,还抵不上秦国的几个县呢。要是单个地打,六国 都不是对手。要是六国联合起来,可就不好对付了。依我说,大王不如破费几万金的钱财, 先去收买六国的贵族,破坏六国联合的计划。然后,再出兵逐个儿地去进攻,不就易如反掌 了吗?”  秦王同意了尉缭的意见,任命姚贾等人带着大量的金钱,专门到六国去搞间谍活动。命令: 凡是能收买的,就是用金钱收买过来;如果不肯接受贿赂的,不管是谁,就想办法在暗中杀 掉。  李斯在开列收买各国重臣的名单中,将韩国的韩非老同学写上了,呈报给秦王政。  秦王政召问李斯:“这韩非何许人也?”  李斯介绍道:“陛下,这韩非,是韩厘王的二儿子,桓惠王的弟弟。曾与臣在楚国兰陵拜荀 子为师,同窗三年,学习认真,聪明过人,臣不如他。韩非回国后,继承商鞅、申不害、慎 到的法家思想,专攻帝王术,著作流传不少。”  秦王睡听李斯这么一说,高兴极了,忙问;“都有哪些著作,让朕瞧瞧。”  李斯回答:“陛下,臣只是听说。兰陵一别,再未见过面。不过,刚从韩国回来的人,带了 韩非《五蠹》的一个片断。”  秦王政又忙问:“片断文章在什么地方?快忘给朕听听!”  “在臣的布袋内。”李斯说着掏出念道:  “……扰乱国家的世俗风气是,学者们称颂古圣先王的德治,而以仁义进行说教,一副道貌 岸然的样子,又讲究修饰言辞,从而扰乱当代的法度,而且动摇君王实行法度的决心;纵横 家们编造谎言,借助外国力量,从而谋取他们的私利,而把国家利益丢到脑后;游侠剑客们 聚集徒众,标榜气节,从而树立名声,而触犯国家法禁;君主的侍臣,投靠在权贵的私人门 下,搜刮财货,左右君主的言行;商工之人,制造粗劣的器物,积聚的财物,囤积居奇 ,等待时机抛售,而从农民身上牟取暴利。以上这五种人,是国家的蛀虫。如果君主不除掉 这五种像害虫一样的人,不重用法术之士,那么四海之内即使出现国家灭亡,朝廷覆没的事 ,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秦王政站了起来,说:“好文章,分析得如此透彻!韩公子现在韩国任什么职?”  李斯说:“听说兄弟见角不同,韩非的建议未被采纳,闲居著述为生。”  秦王政高兴地说:“韩王真是个大傻瓜!放着这么好的法家不用,难怪韩国富强不了。他不 用,咱用。这次姚贾去拉人,争取叫韩公子到秦国来,任要职。”  李斯急忙跪道:“臣遵旨。臣立即给姚贾传达圣旨去。”  姚贾在临行前,拜见了李斯,征求到各国贿赂贵族的名单。李斯特别告诉姚贾说:“你到了 韩国,先见一下我的老同学韩非,他很有才华,与我同为荀卿的学生,在学习时他比我在上 ,得到荀师的夸奖。听说他多次谏韩王,韩王不听,就闭户著书立说。他刚直不阿,你要转 达我的关怀和问候,希望他到秦国来谋事……”  秦王的宠臣姚贾,带领着几个彪形大汉,背着许多金银珠宝,骑着高头大马,昼夜兼程,先 到齐、楚、燕、赵、魏五国,用重金拉拢收买了几个贵族和奸臣,答应在秦国攻战时作为内 应,并允诺暗中破坏六国合纵的计划。  在一个阴云满天的夜晚,姚贾来到韩国都城效外的韩非家门口。姚贾敲门,韩非的妻子赵氏 隔门问道:“你是谁?”  姚贾听出是妇人的声音,忙说:“我是从秦国来的,是李斯叫我来拜望韩人子。”  韩非的妻子一听“李斯”二字,知道丈夫常提起过这个同学,便开了门,将姚贾等客人招待 到客房兼书房内,唤女儿倒了茶。  姚贾坐定,用鼠眼扫了一下房间,只见客厅宽敞而简陋,靠西边窗户处是韩非的写字台,桌 子上放着很厚的书稿,案头上还有没写完的竹简,笔筒内放着六、七支毛笔,墙壁上挂一幅 很大的韩国地图,地图旁贴着韩非手书的大字“存韩”。  姚贾让两个侍卫将两包金银珠宝放在东边的空桌上,品了口茶,说:“嫂夫人,你这茶好香 啊,我跑了几个国家,还没有喝过这么香的茶哩!”  韩非子的妻子说:“客人过奖了,这茶是我们韩国的青茶,很普通的。”  姚贾问:“嫂夫人,韩大人不在家?”  韩妻回答:“他早晨上朝议事,还没有回来。我们也在等他吃饭哩。”  “好,我们等一等,李斯大人一定要叫我见一面。听说韩大人著了不少书,一定很辛苦的吧 ?”姚贾关心地询问。  “你们看,”韩妻指着西边桌上的书稿说,“写了那么多东西,韩王仍不采纳他的治国方略 ,有什么办法呢?”  姚贾离开座位,立即走到书桌前,说:“让我先看看有用没用,我们秦王器重韩大人这样 的谋士。”  姚贾翻看着一叠竹简书稿,有《定法》、《大体》、《有度》、《南面》、《安危》、《饬 令》等法治方面的;又有《主道》、《解老》、《喻老》,是研究老子学说的;还有《显学 》,是研究儒、墨两家的……还有刚写完的《孤愤》、《五蠹》和未完稿的《八奸》……  姚贾惊讶地说:“这么多有价值的著作,要是韩大人在秦国,早就是秦王的上卿了。可惜、 太可惜了!”  姚贾说毕,向两个侍从使了个眼色,两上侍从便打开包袱,露出黄灿灿的金条,又取出妇女 用的闪光的金钗、金耳环、玉石镯子,递给韩妻和韩女,作为见面礼。  韩非的女儿还没有见过这么贵重的首饰,将金耳环、玉镯拿在手里,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  这时,韩非子冒雨回来了,淋得像水鸭子似的。他见门口草棚内拴着两匹马,疑惑地快步推 门进厅。  韩妻听见门响,就说:“他回来了。”姚贾和侍从立即放下书稿和东西,含笔躬身地说话: “韩大人这么晚才回来,看为国操劳都淋成这样子!”  韩非望着这不速之客,问:“你们是……”  姚贾忙弯腰行礼说:“大人,我们三个是奉李斯大人的重托,前来拜望大人的。”  “噢,稀客,稀客。”韩非边说边还礼,“快请坐,让客人久等了。我换件衣服再说。”  姚贾忙说;“刚来一会儿,大人先换衣小心着凉。”  韩非更衣后,坐在书桌旁的竹椅上,问道:“李斯可好?”  姚贾回答:“李大人才华出众,青云直上。他由长史已经升迁为上卿了,不久将要当上丞相 哩!”  韩非说:“噢,升得这么快!我原来只知道他在吕不韦手下当门客。你们说说,他为什么升 迁得这么快?”  “大人有所不知,李斯大人能揣摸秦王的心思,而且巧妙地周旋,还能在危险紧要的关头 引经据典,力排众议,使秦王改变法令。比如,前不久,秦王听了宗族的建议,下令逐客, 李大人也在被逐之列。但他不走,反对逐客,写了谏书,冒死进言,得到秦王的赏识,废除 了逐客令!”姚贾嬉皮笑脸地讲述着,又从身上掏出《谏逐客书》递给韩非,“韩大人请过 目,看写得如何?” 共 600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囊肿的诊断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治疗男科哪家专科医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