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兴安盟信息港 > 法律

屋顶绿化被遗忘的绿地

发布时间:2019-05-17 20:13:20

屋顶绿化被遗忘的绿地

屋顶绿化能让屋顶清凉,减少空中浮尘,净化城市空气,已经成为了城市中不可缺少的清新剂。 在北京展览馆举行的第五届中国国际住宅产业博览屋顶会上,吸引人的无疑是摆放在展厅醒目位置的一个环保型房屋模型,模型的“人”字形屋顶一面满布着太阳能接收装置,另一面则是绿化的屋顶,在这里,科技、节能、绿色建筑得到了空前的关注。让人揪心的屋顶屋顶绿化协会的谭天鹰会长介绍,他从参与的一次航拍中看到,北京地面绿化做得很好,可是屋顶上却让人揪心,裸露的屋顶上一片灰暗,灰尘弥漫。遥感数据显示,北京市六层以下的裸露屋顶面积大概有6900多万平米,如果按照50%的可绿化率计算,那么大概有3500万平米的屋顶需要进行绿化。2005年,北京城八区完成屋顶绿化74处,总面积13万平米。因此2005年也被称作屋顶绿化元年。但是这远远不够,6900万平米裸露的屋顶不仅影响着城市的美观,更是城市热岛效应得不到控制的重要因素。屋顶绿化解决方案屋顶绿化又称为空中花园、屋顶花园或空中绿洲,就是在屋顶、露台、天台或阳台上选择性地育花种木,铺植绿草,建造园林景观。早的屋顶花园应该说是古巴比伦时代有空中花园美称的巴比伦塔。目前北京屋顶绿化铺装的草坪,大多是景天属植物,以景天佛甲草居多,还有黄花万年草、卧茎佛甲草、多茎佛甲草、垂盆草、红景天、三七景天、八宝景天等十几种。它们的共同特点是喜阳、耐干旱、耐瘠薄、宿根、抗寒且易生长。在长达五年的跟踪调查中,佛甲草显示出一些独有的特性:绿色期长、抗旱能力强、耐低温又耐高温、易于管理和养护。可以说,从种植技术上讲,屋顶绿化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玩艺儿了。尽管屋顶绿化有诸多的优点,可是摆在人们眼前的实际问题也不少。毕竟,这不是普通的屋顶!打听了几个专门从事屋顶绿化的公司,得知屋顶绿化的成本来源于对屋顶承重、屋面处理、草地以及其培育基质。大致如下:屋顶绿化不像地面绿化要靠土层来维系植物的生命,现在,简单、实用的就是用人工轻质保水营养土壤,人工土壤主要是由一些植物纤维有机质经过脱脂发酵和特殊功能的非金属矿物组成,具有较强的稳定性、多孔隙、离子交换性能好、重量轻、不板结等功效。加上景天属植物的一些特性,屋顶绿化的一些技术难题就迎刃而解了。此外,地毯式草皮也很受欢迎,这样的方法操作简单,只需要在种植基地上将一块块的布质的营养基上面撒上草种,即可成活。就绿化成本来说,在中心城区,绿化1万平方米土地(外加征地、拆迁补偿),约需3000万元人民币,而建造1万平方米屋顶绿化的投入只需约200万元,约为前者的1/15,更何况,地面的绿地可比屋顶娇嫩多了,浇水、除虫等养护费高达6元/m2年。城市的清新剂热岛效应的起因之一就是城市中的交通道路和普通屋顶吸收阳光并将光能转化成热能,而大量运转的空调和各种汽车的发动机产生的热量更加剧了这种效应,造成了城市中的温度高于城郊温度。屋顶绿化可以有效地缓解热岛效应给城市带来的煎熬和痛苦,能够有效抑制屋顶浮尘,给浮躁的城市增添几分清凉。早在6年前,就有一支湘军来到京城,他们在朝阳区左家庄办事处屋顶种上了一层草,这就是北京市早的屋顶绿化。据办事处工作人员介绍:自打在屋顶上种了这草以后,炎热的夏天似乎比往年来得迟缓,即使是在闷热的时候也会凉快几许,屋里的电风扇用的也少了,给办事处省了不少电费。有说服力的要数2004年在东城区东四条街道的10493平米屋顶植草后的变化了。据大气监测点数据测量,屋内夏天的温度平均下降了℃,与上年月同期比,东四好于全市平均值天气由83天上升到144天;等于全市平均值天气由17天上升到24天;差于北京平均值的则由113天减少到了44天。不要以为屋顶绿化只是六层以下住宅的专利,高大的写字楼同样可以通过屋顶绿化达到这样的效果。位于北三环路的城建大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大厦销售部的洪轶民经理告诉,大厦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人们对绿色生态办公的需求,除在楼体周围种植大片绿地外,还在裙楼屋顶、板楼屋顶和车库屋顶建造大型屋顶花园。如今,四季常绿的佛甲草将4000多平方米的屋顶点染得郁郁葱葱。洪小姐自己就在这个楼办公,她笑着告诉:种植佛甲草后的屋顶就像安装了一部天然空调,室内温度在夏季可降低3℃左右。温度每降低1%,就意味着为大楼节省了5%的电呢。加拿大国家研究中心进行屋顶绿化节能测试后公布的数据表明,没有进行屋顶绿化的房屋空调耗能为千瓦/小时,同一栋楼屋顶绿化过的房间空调耗能为2000千瓦/小时,节约了70%的能量。一方面,通过绿色植物本身的机能,降低屋顶表面和室内的温度,减少空调的使用来节约电力。另一方面,绿色植物能减少空气中的有害漂浮物,起到净化空气的作用,难怪环保专家称之为城市空气的清新剂。据估算,如果将整个城市的屋顶都利用起来进行绿化,那这个城市中的二氧化碳要低85%。中国急待补课据统计,目前北京已实施屋顶绿化的建筑仅占现有建筑总数的1%,面积约50万平方米。屋顶绿化,北京,甚至中国还有很多功课要做。首先是观念补课,这是所有课程中重要的。据王仙民秘书长介绍,广大的市民还没有意识到屋顶绿化的好处,加上一些顾虑,使得这项本已不新鲜的技术难以推广。当然,人们的担心也是可以理解的:屋顶载荷能力、防水层渗透问题、栽培基质问题、栽培植物选择问题,屋顶植物的养护等等都是需要不断完善的。经过不断实践,屋顶绿化目前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成熟和科学的技术,人们这些担心是完全不必要的。当然观念的转变需要时间,例如:西方的辆汽车出现的时候,那些特权阶层也对它不以为然,甚至立法限制非牲畜动力的车在大街上行驶。而现在,汽车已成为了人类重要的交通工具。观念转变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其次是政府要以法规等形式予以倡导和保障。屋顶绿化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情,不仅美化城市,而且能降低城市热岛效应,节省电力,缓解电力供应紧张的压力。联合国环境署的研究表明,如果一个城市屋顶绿化率达70%以上,城市上空二氧化碳含量将下降80%,热岛效应将会彻底消失。政府职能部门应该进行大力的宣传教育,并尽快制定相应法律法规,通过政策保障将屋顶绿化予以推广。让更多的城市上空能够生机勃勃。屋顶绿化在国外勿庸置疑,屋顶绿化是建筑节能、环保的一个好法子,也是城市热岛效应和空气中有害浮尘的强劲杀手,因此,被在很多国家广泛应用。其中,德国屋顶绿化有着悠久的历史,在技术和推广执行上也都显得相对成熟。如今,德国80%的屋顶绿化都是轻型草坪屋顶绿化。在一些特定的区域,比如说新建区域,轻型屋顶绿化往往被视为一种义务,开发商被强制进行屋顶绿化。德国不少地方政府为了把环境建设得更好,对辖区内居民自费屋顶绿化给予50%的补偿款以资鼓励。德国超过1300万平方米的屋顶拥有绿色屋顶系统,这得力于至少75个地方政府的鼓励与扶持。这种屋顶绿化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对于被侵占绿地的补偿形式,同时也是对城市化的一种补偿。 绿色屋顶在日本同样受到了欢迎,具体方式是由政府将该项目形成强制性指导条例,并予以立法。实行两手抓:一是以占地1000平方米以上(公共设施250平方米以上)为对象,规定新建、改建、增建的建筑物必须履行屋顶绿化义务;二是相应给予一些政策法规上的扶持。如将屋顶绿化计入建筑绿化总面积以及贴补容积率,给予赞助金、低率融资等优惠政策。东京市政厅在去年下达命令,要求屋顶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的房屋必须种植不少于其屋顶面积20%的绿色屋顶植物。

亮资过桥
沙淋膜
昆明工字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