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兴安盟信息港 > 法律

酒家止杀之战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15:35

(一)城毁人亡顷刻间    当春帝从沉睡中醒来,睁一目眇一目地看着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个小小的城池也从寂静变得喧哗了起来,青石铺成的街道纵横来去,一扇扇房门被打开,男女老少缓缓地走出了房子,开始了全新的一天。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今天还有更加重要的一件事情要做,因为今天是尊贵的磨勒小姐召开誓师大会的日子。没错,老城主被侵略者害死,还只是在十天之前,但是,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不是吗?磨勒小姐带着大家暂时打退了顽敌,所以,他们相信,只要有小姐在的话,他们还能够一次次谱写新的神话。  此时呜呜的号角声响了起来,划破了寂静的晨空,人们聚集在街道两边,凝神静息,虔诚地等待仪仗队伍的到来,终于,踢踏声响起,一匹骏马从远处缓缓行来,在马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子,正是他们翘首以待的磨勒小姐。  小姐的誓师大会要做的件事情就是祭天,然而祭台上却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他们已经再也没有多余的食物和牲畜作为贡品了,所以,在祭奠的时候,他们只用自己的虔诚,而不用血牲。  磨勒小姐上了祭台,跪倒在地上,对着东方的苍天,用卑微的姿态,表达自己的忠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朵朵雪花从天而降,在磨勒小姐抬起头的瞬间,刺入了她的眼眸之中,顿时,一阵剧痛袭来,她忍不住身子颤抖了起来,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不停地抽搐。  所有人都惊呆了,雪花飘落在他们的身上,竟然如同烧红了的烙铁一样,在他们的肌肤上烧出了一个个红痕,他们疼痛不已,然而,却没有人敢动一下,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身影,那个站在远处城墙上的身影,那个洁白的身影,这一袭白衣,仿佛世上所有的污垢都无法将它沾染,却给人一种寒彻心扉的感觉。  他是谁,他从城墙上一跃而下,他的脚步在雪花上轻轻点过,宽大的白色斗篷在风中飞扬,他仿佛是从天而降的仙人一样,只是他身上的冰寒之气却让所有人都不敢抬眼看他。就仿佛他本身就代表了死亡一般,那神秘的双眸让人始终无法看透。  磨勒小姐终于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她缓缓地说道:“你,是成吉思汗派来的使者吗?”  “荒蛮小城,本来是不值得让本座亲自来一趟的,但是,念在长生天的浩荡之德上,大汗还是让我前来,想要说服你们。”那白衣男子冷冷地说道:“你们脚下那肥沃的土地,是大汗赏赐给你们的;你们头顶那片蔚蓝的天空,是大汗恩宠,允许你们呼吸的;这所有的牛羊和牧草,都是在大汗的庇佑下才能够如此茁壮的,所以,你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大汗呢?”  磨勒小姐终于看清楚了那个白衣男子的美,他仿佛一朵雪花从天而降,在他落到凡尘的一瞬间,这世上一切的色彩都被他剥离了开来,化成了纯净的白。眼睛又开始痛了,磨勒小姐情不自禁地想要跪倒下来,想要捂住双眼发出呻吟,然而,她却依然固执地挺直了身子,她的身子仿佛冬日里瑟瑟发抖的树叶一样,固执地抱着枝头,她不想倒入大地的怀抱。  良久,她眼中的痛楚终于缓缓消散,磨勒小姐总算睁开了眼睛,痛苦的折磨依然无法磋磨掉她眼中的锐气,她缓缓说道:“自古以来,这一片草原和山峦就是属于我们族人的,我们在春神青帝的庇护下,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城池,一代代地繁衍。我承认,大汗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但是对不起,他就算再强悍,也无法磨灭我们心中的信仰,就好像他无法阻挡绿色的春风吹遍整个山岗一样,所以,无需多言,若是你们一定要强行征服这片土地,打扰我们的安宁,那么,就战吧!”  “愚蠢的女人!”白衣男子冷笑道:“大汗要带给你们无限的荣光,大汗要带给你们数不尽的财宝和永世的安宁,为什么要拒绝呢?你们孱弱的身躯根本无法阻挡铁骑南下的步伐。”  磨勒小姐却不再说话了,她冷冷地看着白衣男子,身子站得笔直,没错,这个凌空而立的人,是一个宛如神一般的存在,在他的面前,自己就好像是一只弱小的蚂蚁,然而,她却并不想屈服,她要捍卫这片他们世世代代居住的土地。  白衣男子用冷冷的眼眸紧盯着磨勒小姐,他的眼神中竟然带着一些悲悯的意味,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白日渐渐地西去,留下漫天绚烂的霞光,白衣男子终于说话了:“我给了你们机会的,整整一天的时间,但是你们所尊崇的青帝却始终没有前来,愚钝的人们,死亡才是你们的归宿。”  说到这里他缓缓地抬起了手,伸向了北方,然后身子一跃而起,竟然来到了城门口,将城门给打开了。一声沉闷的战鼓声响了起来,黑夜好像一把锋利的刀,将红霞密布的天空划出了一道伤痕,一片海,从遥远的地平线上汹涌而来。  不,那不是海,那是汹涌浩荡的蒙古铁骑,所有的老百姓都惊恐无比,他们瑟缩在一起,看着远处那如同潮水一样涌来的骑兵。  如纸一样薄的城墙怎么可能抵挡住如此强悍的军队呢,就连战马的腿上都绑着坚实的盔甲,所有的士兵都被铠甲裹得严严实实,看不到表情,只能够看到他们眼中的杀气。战鼓声伴随着喊杀声,一瞬间将这整个城池都包裹住了。白衣男子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他的身子突然在空中消失不见了,等人们再次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和蒙古骑兵汇拢在了一起,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之上。  杀戮,开始了!那是长刀刺入骨骼的声音,那是头颅落到地上的声音,那是马蹄踏碎地面的声音,那是鲜血汩汩流出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之后,蒙古铁骑好像蝗虫一样从这座城池上飞跃而过,留下的只有颓败的房屋,残缺的尸体,还有依旧燃烧着的硝烟。  白衣男子骑在马上,他的衣服依然干净得如同雪花一样,尘世间一切的肮脏都无法弄脏他的身子,他站在远处,回头望着那个已经死亡的城池,他的眼里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悲凉。  白衣男子的眼中旋即闪过一丝不安,他心中暗道:“解百啊,解百,你是怎么了,你竟然会怜悯他们吗,怜悯那些不被长生天庇佑的顽劣之人,你眼中的仁慈,将是你的弱点。”  他知道自己叫黄解百,然而,他却只知道自己叫黄解百,对于他曾经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成为一场杀戮的元凶,他一无所知,他只知道,他必须要这么做。虽然遍地都是苦难,但是他却不能够悲悯,因为大汗说了,弱小的人,是没有资格获得长生天悲悯的。  他笑了,他笑的时候,就连苍天都为之叹息,他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黄解百了,他只是一个恶魔。  黄解百并不知道,此时此刻,在遥远的大宋地界,有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他的目光缓缓地放向了遥远的天边。  “你忘记了曾经和我的约定吗?”青衣男子口中喃喃自语:“忘记了我们曾经相约在这里,要一决胜负的吗?我相信你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你不会逃避的,那么,究竟是什么使得你没有前来呢?”  青衣男子就这么一直等着,他从白天等到了夜晚,等到了夜露将他的衣服下摆打湿,但是,他却还是没有等到他要等的那个人,黄解百。  终于,青衣男子郑青毅叹息了一口气,他缓缓地抬起了眸子,他知道黄解百那与众不同的能耐,他也知道都有些什么人曾经觊觎他的才能,黄解百曾经对他说过:“我若是不来,那便是已经落入魔道。杀我,不需手软。”他不相信黄解百会入魔,但是,他却知道,他们会用一切方法让他入魔的,如果黄解百入魔了,那么他将是这整个世界的敌人。  他不会让他这么做的,黄解百不能死,要死,也只能死在他郑青毅的手中。郑青毅想到这里缓缓一笑,走进了北方的猎猎风尘里。  北方,那是杀戮的世界。    (二)为寻挚友陷杀局    茫茫天地,郑青毅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寻找黄解百,但是,他却知道有一个人一定知道黄解百究竟去了什么地方,于是,他便向着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院子走了过去。郑青毅知道,或许,自己不去找他们的话,他们也会主动来找自己的,所以,他还是先行一步好了。  在这个不起眼的小院子的一间屋子里,坐着一个白发老者,他看着自己的周围,似乎十分满意自己所挑选的人。  “秦老,难道,你真的要杀郑青毅吗?”一个高僧打扮的男人终于开口了。  “了然大师,看您这话说的,难道你觉得,我不能杀他吗?”秦老淡淡地说道:“又或者是因为,你觉得,你们几个加起来都杀不了他吗?”  了然大师嘿嘿地干笑了几声道:“秦老说笑话了,我只是觉得,杀鸡焉用牛刀啊,杀一个小小的郑青毅,用得着我们那么多人出手吗?”  “你可不要小看了郑青毅啊,他既然能够屡次将黄解百救走,那么就说明,他的确是有一定实力的。”秦老玩弄着自己手中的那只晶莹剔透的水晶杯子,这杯子里放着的是一种淡绿色的美酒,他的样子显得悠闲无比。“杀了他,对你也是有好处的,郑青毅一死,这整个大宋王朝,还有人是大师的对手吗?”  “嘿嘿,只是,我还是不明白,秦老究竟为什么要杀他呢?”了然双手合十说道:“要知道,我乃是出家之人,慈悲为怀,所以,如果不是必要的话,我是不会动手的。”  “大师偷偷去见蒙古大汗的事情,你觉得,真的没有人知道吗?”秦老淡淡地说道:“只可惜,老朽倒是微微发现了一些端倪,若是老朽管不住这张嘴……”  “你?”了然沉不住气了,他的脸色顿时大变。  “哈哈哈,大师不必多虑。”秦老笑道:“我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情,乃是大汗亲自告诉我的。”  了然吃惊地望着秦老道:“什么,听你这话的意思是说,你原来也和……”  秦老淡淡地说道:“良禽择木而栖,这没有什么不对的。”他说着又环顾周围的其他几人说道:“大家都是一方的霸主,本不会向人屈膝,不过,这个天下迟早是大汗的,所以,如果你们能让大汗满意,那么,将来的前途,必是不可限量啊。”  了然的身子猛地一颤,他看着秦老脸上那莫测高深的笑容,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出手和他为敌。  秦老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提出什么反对的意见,便缓缓说道:“既然大家都同意我的话,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不妨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吧,黄解百,现在已经在大汗的手中了,如果郑青毅知道了这件事情,必然会追查过去,救黄解百,那么,大汗会很麻烦的。”  了然道:“敢问秦老,大汗为什么那么器重黄解百这个人呢?”  “不是大汗器重,而是黄解百这个人的身上自有过人之处。”秦老道:“大家可曾听说过天魔神功?”  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敬畏之情,秦老点点头道:“这个黄解百的身上,就有天魔神功。修炼天魔神功,入魔之人会忘记自己是谁,杀戮成性,如果让这样的人带领一支队伍的话,你们说,会是怎样的结果?”秦老说着哈哈大笑道:“大汗还从黄解百的身上提取了魔血,注入到其他人的身上,所以,大汗拥有的是一整支的魔军,明白吗,谁人能敌呢?”  了然叹息道:“不错,若是有了这样的一支无所畏惧的军队,大汗还有什么好惧怕的呢?”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听见窗外传来了一声叹息声,那叹息声如此轻,但是却清清楚楚地刺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让所有人的耳膜都为之一痛。  “谁?”秦老吃惊地看向了窗外。  窗外有一袭青衣飘过,一个人影翩然进入了屋子:“你们不是来找我吗?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干脆自己现身,让你们可以方便地干掉我。”郑青毅淡淡地笑着。  郑青毅的面前有一排人,除了秦老和了然大师之外,还有很多刚刚一直沉默的人,其中一个是黑脸汉子,他的皮肤黝黑,宛如纯铁一般,魁梧的身材好像一尊铁塔。另外还有一个是白发老者,他的样子十分古雅,身上一尘不染,似乎是古代的四皓一般。不过,让郑青毅震惊的还是那个苗人打扮的女子,她的身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银质摆设,可是,她的相貌却是刻画无盐,丑陋到了极点。  郑青毅眼中有一纵即逝的不安,不过,他旋即就微笑了起来,笑得如同冬日可爱,然而,他一字一顿间却充满了杀气:“我来了,可以杀我了。”  杀气伴随着闲淡的笑意弥漫而出,顿时让整间屋子都变得寒冷无比。然而此时郑青毅却竟然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好像他并不是前来迎战高手的,而是来赴一次宴会的,他神态自若地坐在了自己的席位上。  秦老眼中的笑意凝固了起来:“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郑青毅淡淡地说道:“我只问你一句话,问完我就走,你们可以继续在这里计划如何杀我。”郑青毅此时眼中寒气渐浓,他冷声说道:“我想问,黄解百,他在哪里?”  秦老的牙咬着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他在权衡双方的实力,五个打一个,应该很有胜算才对啊。  那个白发老人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向了郑青毅,他鼓掌道:“好,好,杀气弥漫,如同苍古之剑,锋芒逼人,青衣人郑青毅果然与众不同啊。”他说着从桌上的一个花瓶里抽出了一枝梅花,然后就向着郑青毅缓缓地走了过去。 共 21405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预防精索经脉曲张怎么做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