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兴安盟信息港 > 游戏

指间笨狗日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09:47

2016年1月27日星期三晴  今天是我的女主人放寒假的天。对了,我应该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女主人是一名农村小学教师,快50岁了。家里五口人,男、女主人,男主人的妈妈——老主人,小主人和他的新媳妇。还应该算上我,我是她家的小狗,名叫笨笨,一只普通的小黑狗。别看我叫笨笨,其实我一点也不笨,除了能看家护院,还有两个特异功能:一是能听懂人说话,因此主人间的对话、主人和客人的对话不时被我听到;二是和主人有心理感应,主人想什么我能立刻明白。多亏我不会转述,要不,主人可就没有秘密喽!  早6:40,女主人的闹铃准时响了,她要干嘛?放假也不知道多睡会?还好,好像没听到她起床的声音。一个冬天她都是这个点起床,也该好好睡个懒觉了。可不大一会儿功夫,我自作聪明的猜测就被推翻了。“我先起床,你一会儿再起来吃饭……”女主人对男主人说。“再睡会吧,又不上班,你着急起床干嘛?”男主人大概没睡醒,嘟囔着。“不睡了,说好扫房子的,吃过饭赶紧动手。”“什么时候也改不了你那急性子,今天扫不完明天不能接着扫?”“能,可我不想把今天的事拖到明天……”说话间,女主人已经打开了门,我赶紧摇着尾巴“呜呜”地向她问好,她也用脚轻轻碰了我的前脚一下,我立马用嘴去叼她的鞋。这是我和女主人玩惯的游戏,只要她有空,就会陪我玩一会。“笨笨,我没空,你自己玩。”“哼!放假了还没空,真是个……”我这狗脑子里也不知该用什么词形容女主人了,既不想埋怨她又对她不满意。  女主人的假期天在忙碌中度过了。    2016年1月29日星期五晴  下午,小主人带着新媳妇从城里回来了。让我开心的是他们居然还领回了一条小“京巴”狗,我听他们喊它“妞妞”。它是一条漂亮的美女狗狗,雪白的绒毛十分顺滑,眼睛、鼻尖和嘴巴是黑色的,脖子上戴着粉色的项圈,上面还有一个粉色的小铃铛,一走起来“叮叮当当”地响,声音是那样悦耳动听。再看看我脖子上的灰色项圈,一个又笨又重的铜铃铛,无论我走到哪,都发出沉闷的响声,这真让我有点自惭形秽。可作为地主,我必须先走上去和“妞妞”打招呼。“哈喽!美女!”听说在城里,英文是狗狗的必修课。“你是谁?”妞妞头抬得很高,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我是这个家女主人的爱犬……”我把“爱犬”两个字咬的很重。“哼!丑东西,没空搭理你。”说着,妞妞扭动着滚圆的身子跟着它的主人进了屋。  老天!你公平吗?我来这个家五年了,从来没敢踏进主人的屋子半步,除了在屋檐下我的小狗窝里睡觉,就是趴着主人的门前听他们说话。这个“臭美妞”的到来让我的心突然降到了冰点,凭什么我就不能进主人屋里看看?想到这里,我用嘴巴和一只前脚轻轻掀开门帘,把头探进屋里,屋子里一股热浪迎面扑来,好暖和呀!几位主人都在看新媳妇刚买的鞋子,根本没人注意到我。我越发胆大了,径直走到了电视机前,和“臭美妞”站成了一排。“笨笨跟着妞妞进屋了?”男主人一转身,看到我笑着问道。大家看看我,又看看妞妞,都笑了。  我的被冷落的心这下总算得到了安慰,顿时暖融融的,就如同这时屋里情形。  夕阳下山不久,天边金色的晚霞还未完全褪尽,天上的启明星亮了,村子里的灯光也次第亮了起来。各家的烟囱都开始喷出黑色、黄色或是黑黄夹杂的浓烟。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烟火味,其间又夹着一些饭香,不用看,我都知道今晚主人家的晚餐一定是烙饼、稀饭、香菇油菜……这是小主人的。当然,现在有了新媳妇,菜会增加一、两个,但主食绝不会改变。  开饭了,一家人都往厨房走,新媳妇怎么径直走到了汽车边呢?“臭美妞”扭达达地摇着尾巴跟着。只见她打开车门,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袋。然后把手伸进袋中,抓出了一把不知什么东东,放在我吃饭的小锅里,“笨笨,给你尝尝狗粮。”新媳妇灿烂地对我笑着。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不知道该先品尝这西洋食品,还是先感谢新媳妇的热情与友好?匆匆摇了摇尾巴表示谢意,然后跑到小锅前,用鼻子嗅嗅,味道真不错,里面有豆粉、玉米粉、还有骨粉,比起我每天吃的饭食不知要好多少倍。怪不得“臭美妞”吃得胖乎乎的,原来她每天都在享受这样的美味。  三下五除二,一把“狗粮”被我风卷残云一扫而光。我趴在厨房门口,从门帘的缝隙往里面张望:一家人围着餐桌边吃饭,边说笑,餐桌下放在一个蓝色的塑料小碗,“臭美妞”正在那里津津有味地享受着它的美食呢。    2016年1月30日星期六东风  还不到7点,我贴着地的一只耳朵就听到了主人的门开声,是谁这么早就起来了呢?没想到跑出来的居然是“臭美妞”。她像一只滚圆的雪球,匆匆滚到院子南墙边的角落,解决了一下生理内需,然后径直朝我的小狗窝走来。我赶紧半闭上了眼睛,假装瞌睡。“丑东西,还不起床?懒死你了!”她还没到门口就使劲嚷着。“真没想到你们城市的狗不会看门,却和公鸡抢活,学着司晨……”我站起来走出狗窝,伸了伸懒腰,慢吞吞地说着。“呸!谁司晨了?来你家看看你不行吗?你家脏死了,我怕脏了我的狗毛!”她一边用前爪梳理着脖颈上了长毛,一边说着。“你家比主人的家还干净?我就不信。”“我家?告诉你吧,主人家就是我家,门口的地毯是我的张床,主人在时我一般睡那里;主人的沙发和床是我的第二、三张床,他们不在时我会偷偷上去睡一会儿,那里又松软又舒服,不过,让主人看到会轻轻骂几声的,但他们都舍不得打我……”她得意地炫耀着。  “犬守夜,鸡司晨,蚕吐丝,蜂酿蜜……”我不只一次听女主人给学生解读过《三字经》。各种动物自古就有自己的职责,昨天晚上无论东家的大门响,还是对门的羊肚子不舒服叫唤,都不曾听到她吠一声,只知道贪图享乐。还恣意挥霍主人的宠爱,恃宠而骄,我真为她这样的同类感到羞愧。“臭美妞”见她的炫耀引不起我的共鸣,也只好悻悻地回客厅去了。  早饭后,小主人和新媳妇穿戴整齐,要到太原接表妹。他们刚打开车门,“臭美妞”就一个箭步跳了上去,那姿势仿佛我听男女主人说过的跳高运动员。她还扭过头朝我摆了几个“pose”,然后才洋洋自得地钻到车座下去了。    2016年2月1日星期一小雪  连续两日的东风,吹来了海洋上空潮湿的空气,昨天傍晚时分,天空飘起了星星点点的雪花,落在地上,仿佛花期归隐后的落英缤纷,美得让人心疼。雪刚刚盖住地皮,就停了。今天早晨的气温还是有点低,我蜷缩在温暖的小窝里,不肯出来。  主人们都起来了,一边吃早餐,一边讨论今天的日程安排。“天这么冷,肯定不能擦玻璃,要不就去超市购物吧?反正要买的东西迟早得买……”女主人提议。“好!购物是快乐的享受!”新媳妇首先响应着。“妈,你中午去大哥家吃饭吧,我们估计回不来……”男主人对老主人说。“奶奶,我把你送到大爷家。”小主人也附和。看来,我今天中午也要跟着去“大爷家”混饭了。  早餐完毕,主人们各自收拾准备出发,小主人发动了汽车,“臭美妞”理所当然地又上了车,我跟着车轮印迹一路用脚在雪地上踩着梅花……很快就到了“大爷家”。  当四个主人提着大包小包回来时,我早已和老主人先回来了。大老远我就闻到了大包里浓浓的肉味,便一直跟着主人,使劲摇着尾巴向他们打招呼。说起我的主人吃肉,可真是不敢恭维,平时,主人家是很少吃肉的,只有在逢年过节、周末小主人回来、或者是家里有客人时才买肉。我平时也只能吃玉米面和白菜煮的“狗食”,看看我这苗条的身材就知道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不过,自古“狗不嫌家贫”,我又怎么能抱怨呢?  晚饭时,听老主人说今天是送灶王爷上天的日子。饭后,她在厨房摆了几种贡品:有麻糖、糖粞疙瘩、还有糕点和水果。红蜡烛燃起来了,她净手、焚香,然后虔诚地打拱、跪拜。“灶神,你一定要记得‘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呀!保佑一家人明年平平安安!”她口中念念有词。八十岁老主人的虔诚不知是否感动感动了灶神,但我——这只小狗确实被感动了。    2016年2月2日星期二晴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一大早,女主人就把昨天买的一大袋肉提进了厨房,看来今天的伙食肯定能改善,我心里美滋滋的,哼唱着女主人心情好时常唱的歌。  男主人先磨刀嚯嚯,然后拿了一把斧头进了厨房。一会就听到了“砰砰”地斧头劈骨头的声音,我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一直趴在厨房门口守候着。终于,男主人把一块骨头扔了出来,我赶紧跃起来想用嘴去接时,却又发现骨头太大了,怕打疼我的嘴,只好躲了一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去,咬住骨头,真香!我用两只前脚抱着骨头,用后面的牙齿慢慢啃着、嚼着……  客厅门开了,“臭美妞”一家起床了。男主人赶忙又往客厅门口扔了一块骨头,我“呼”地一下蹿起来,就去抢。没想到,人家“臭美妞”居然对美味视而不见,摇着尾巴径直进了厨房,去自己的塑料餐具前享受狗粮去了。  狗会不吃骨头?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不敢相信。一会,“臭美妞”摆动着圆滚滚的身子来到了我面前:“丑东西,还怕我抢你的吃的,真小气,哼!我才不稀罕呢!”“不稀罕?骨头可是狗类的美味,而且还能补钙,避免得软骨病……”我想把从女主人那里听来的一点知识普及给她。“那么硬的东西,我怎么咬得动呢?”“唉!你真是可悲,大概从生下来就没吃过骨头,牙齿的功能都退化了……”“我可悲?你才可悲,看你住的房子,平时吃的,我一天都忍受不了!”  话虽这么讲,但我明显地听出“臭美妞”的语气中没有原来那么多的自信了。“我今天一定要教会她啃骨头。”我想着,便把一块细长的鸡骨送到她面前,“试试吧!没有开始就永远学不会。”我一步步示范着,先趴在地上,前脚抱紧骨头,用后牙去咬,遇到咬不动的,使劲摆动头部,让牙齿、前脚和脖颈一起努力,就没有啃不动的骨头。一番教导后,“臭美妞”终于会吃骨头了。    2016年2月6日星期六晴  这几天,“臭美妞”进步很大,不仅学会了啃骨头,而且有生人进院子时,也会跟着我吠几声了。  早饭过后,主人们各自开始忙碌起来。女主人扎着围裙在厨房炸麻花,很远就能嗅到豆油的香味;小主人在擦院子里和大门口的瓷砖,到处窗明几净,到处一尘不染;老主人和新媳妇在屋里折敬神和祭祖的纸品;男主人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几个圆圆的、红红的东西,分别挂在了屋檐下和大门口。  一天在忙碌中很快度过了。傍晚,就听老主人说:“点灯笼吧!满院子红红火火的,才有过节的气氛嘛。”小主人应了一声,转眼间,所有的灯笼都透出朦胧的红光,像给院子里铺了一层薄薄的红色轻纱,使深蓝色的天空黯淡了不少;每盏灯笼之间,都有七彩的串灯连接,它们闪烁着,仿佛天际会眨眼的星星,又仿佛女主人淘气学生的眼睛。  “太美了!”新媳妇喊着,从屋里拿出手机一个劲地拍照。“太美了!”妞妞冲着灯笼不停地吠着,不过只有我能听懂它是在赞美。新媳妇回屋了,妞妞还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一会朝大门口的大灯笼吠几声,一会又跑回屋檐下对着彩灯轻吼,直到小主人出来连喊“妞妞”时,它才恋恋不舍地进了客厅。    2016年2月8日星期一晴  今天就是主人们所说的“春节”,俗称“大年”了,看着主人家张灯结彩,每个人都换了新衣,脸上全是笑逐颜开,可我就是快乐不起来。为啥?睡眠不好,空气不好,所以心情也不好。  整个晚上,鞭炮声就没停止过。昨天晚饭刚过,远处就有几家在放烟花,那七彩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出妖艳的绚丽,仿佛小主人曾经喜欢的《西游记》中的女妖的头饰;近处又有几家在放爆竹,一个个红色的小圆柱体在空中炸开,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还有一家,也不知道放了几挂鞭炮,那“噼噼啪啪”的声音响了很长时间,想都不用想,他家的地上一定铺了厚厚的一层红色垃圾吧。  烦的是夜半子时,家家户户都在放鞭炮,“乒乓”声、“噼啪”声响作一片,我这么好的听力,都听不清主人家电视里的声音了,估计在客厅的主人们也未必听得清;我这么好的视力,也看不清天上眨眼睛的星星。整个村庄都弥漫在烟雾中,沉浸在难闻的硫磺、硝石的气味中,这气味让所有的动物窒息。我使劲地用女主人给我铺在窝里的棉垫捂住鼻子,可实在坚持不了多久,还是不得不松开鼻子,去呼吸那被污染得一塌糊涂的空气。看来还是妞妞跟着主人在屋里好,起码空气中pm2.5的颗粒少多了。可在楼房习惯了安静的妞妞好像从没听到过这么大的动静,一个劲地朝门外吠着,小主人没办法,只好把它送出来和我同居狗窝。 共 1151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炎术后吃什么好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