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四成都市睡在噪音里报道

2019-03-12 01:02:43

受访专家: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所研究员 李晓东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耳科主任医师、教授 戴海江

这是一个噪声时代,特别是在城市,无数人不得不忍受其中。近日,我国环境保护部公布的《2017年中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报告》(下文简称为《2017噪声报告》)显示,中国城市噪声污染问题非常突出,全国31个直辖市和省会城市中,约40%的城市夜间噪声超标。

超四成环境投诉源自噪声

据国际标准化组织的调查,干扰睡眠、休息的噪声级阈值白天为50分贝,夜间为45分贝。我国《社会生活环境噪声》中,也将住宅区噪声标准规定为白天不超过50分贝,夜间不超过45分贝。英国《每日邮报》曾针对分贝大小给出形象类比:30分贝相当于两个人轻声交谈;40分贝与一般电冰箱的嗡嗡声相似;50分贝为中雨声;若声音超过70分贝就会影响人们的正常交流。

《2017噪声报告》显示,在31个直辖市和省级城市监测点中,声环境质量白天总达标率为87.2%,夜间达标率为59.7%,昼夜差别显著。在部分城市,如贵阳,白天噪声达标率高达100%,夜间竟骤降至31.3%。事实上,无论声环境达标率,还是居民投诉情况均显示,城市噪声污染问题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愈加严重。环保部去年公布的《中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报告(2016)》给出数据:31个城市白天总达标率为87.7%,夜间为61.8%,均高于今年。2015年,全国共收到噪声投诉35.4万件,占环境投诉总量的35.3%;2016年,噪声投诉增至52.2万件,占比达到43.9%。不变的是,连续两年,建筑施工噪声高居投诉首位,占一半以上;第二位是社会生活噪声,占比从20%增长到36.6%;交通类噪声排名第三,占比3%左右。

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晓东告诉《生命时报》,建筑施工噪声多的现实背景是我国城市还处在大建设阶段,不仅工地多,还工期紧,夜晚加班加点赶工的情况长期存在。为缓解交通压力,很多大城市白天限制大车通行,一些工程用车只能晚上进城,加重了夜间施工问题。

环保部指出,社会生活噪声主要来自娱乐场所和公共活动。如今饱受争议的广场舞,就属于这一类。在济南市党杨路附近,有一块当地知名的“舞场”,大爷大妈们在这儿跳了3年,也被附近的住户投诉了3年。当地警察批评过、教育过,甚至取缔过,仍不能彻底解决。老人们无处安放的舞步与周边住户的安静需求,对立至今。

交通噪声问题也尚未解决,甚至可以说,自各种现代交通工具问世,城市就再没真正安静的时刻。调研发现,即便汽车夜晚不鸣笛,只要车速超过40公里每小时,轮胎与路面摩擦的声音就能贡献80%的交通噪声,且车体越重,车速越快,车流量越大,噪声越大。而居住在铁路或机场附近的居民,很可能要忍受近100分贝的噪声污染。

被认定为公共健康危害

早在2011年底,世界卫生组织就发布了《噪声污染导致的疾病负担报告》,认为噪声危害仅次于空气污染。据世卫估计,仅交通噪声就使西欧每年失去约100万健康生命年。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耳科主任医师戴海江教授告诉《生命时报》,噪声对人体的伤害是方方面面的。比如,突然猛烈的噪声可导致鼓膜损伤,出现听力下降、噪声性耳聋;若耳内前庭感受器受损,会导致眩晕、呕吐、走路不稳等;长期睡在噪声环境中,可造成植物神经紊乱,影响消化系统;由噪声引起的睡眠障碍、情绪问题,还会伤害免疫系统。近年,针对噪声伤害的研究层出不穷,噪声甚至会让全身受伤。

心脏病风险大。今年6月,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发布研究称,噪声哪怕是低分贝噪声,也会对正常心率模式产生破坏性影响。研究员艾曼·卡尼奥博士说,长期如此可导致心血管问题。

血压上升。刊登在《欧洲心脏杂志》上的一篇论文指出,当来自道路交通、飞机升降或同伴打鼾的噪声超过35分贝时,人的血压就会上升,且噪声越大,血压越高。比如,飞机噪声每增加5分贝,人的收缩压和舒张压各上升0.65毫米汞柱。

腰围增加。瑞典一项长达4年的追踪调查发现,生活在噪声污染较重地区的人,腰围相对更大。噪声每增加10分贝,腰围就会增加1厘米。该大学另一项超过10年的追踪研究也显示,生活在机场附近的人,腰围平均粗6厘米。

四成都市睡在噪音里报道

智力发育差。2005年,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篇报告指出,在大型机场附近上学的儿童,由于长期暴露在飞机噪声下,智力发育特别是阅读能力会受影响。在吵闹环境中生活的儿童,智力发育要比在安静环境中生活的孩子低20%。

新生儿低体重。丹麦针对6.5万名妇女的研究发现,住宅周边的交通噪音每增加10分贝,难以怀孕的几率就会增加5%~8%。荷兰在对6.8万份新生儿出生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交通噪声每增加6分贝,新生儿体重就会降低15~23克,日后更易患高血压、心脏病。

安静休息是一种权利

安静休息权是人们的基本生存权之一,应高于噪声制造者的权利。这在依据联合国宪章制定的《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中已有所体现。

较早将噪声上升为公共健康问题的是奥利地。19世纪末,奥地利卫生部门将各种工业、商业噪声列为一种“卫生弊病”。20世纪初,美国一些城市开始尝试用立法手段限制噪声,噪声治理正式归入政府治理范畴。李晓东告诉,当下,想要解决我国的噪声问题,仍需政府及相关机构付出更多努力。

更合理的城市规划。从减少噪声考虑,城市规划应考虑住宅与工业用地、娱乐区域及交通流量大地段的有效隔离。比如,在国外一些城市,环境评价部门会提前公示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土地规划,因此可实现更合理的城市布局。而我国大城市人多地贵,做如此规划有一定难度,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应当也必须成为我们的努力方向。

在交通噪声较大的区域建立隔音屏或隔音墙也是方法之一。以北京南站为例,铁路旁边建有全长400多米,高3.5米的隔音屏,可有效屏蔽铁路噪声及南站人流的嘈杂声,以降低噪声对附近小区居民的影响。

更严格的建筑规范。《住宅建筑规范》中,对良好隔音墙体的厚度有明确规定,但现在部分开发商为了扩大套内面积,削减了墙体厚度,以致薄薄的墙体无法挡住来自室外及楼上楼下、隔壁邻居家的种种声响。李晓东说,这就需要国家进一步严格住宅建筑标准,并保证落实。

更安静的产品设计。技术改善可以起到一定的降噪作用。以广场舞常用的音箱为例,如果采用更拢音的材料和设计,可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外放声音向四面八方传播,从而降低噪声。“只是现在这样的音响价格较贵,推广不足。”李晓东说。

更到位的噪声管理。街边大排档的喧闹声、娱乐场所的歌舞声等,都可以通过严格的管理予以缓解。一旦出现扰民噪声,居民可依法举报投诉,该罚就罚,该关就关,刹住一些噪声源头。比如,2005年英国出版了一本当时世界上的官方噪声地图《伦敦道路交通噪声地图》,人们只要登录噪声地图站并输入邮编,就可以知道相关街道上噪声的大小,利于公众了解声环境状况,参与监督。

戴海江说,人们要有意识地远离噪声,在外部环境无法改变时,除关好窗户,还可考虑佩戴防护耳塞,减轻伤害;避免以噪抗噪,如戴耳机大音量听音乐等,长时间戴耳机可造成听力损伤,平时使用也应保证音量不超过60分贝,持续时间不超过60分钟。▲

©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