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兴安盟信息港 > 科技

GDP增长78带给我们的喜与忧我的钢铁

发布时间:2019-06-13 21:39:14

GDP增长7.8%带给我们的喜与忧我的钢铁

为了防止计划体制的复归,积极财政政策的“淡出”似乎应该趁目前经济形势转暖时提上议事日程,而居民收入差距的扩大、农民收入增长过慢、失业率居高不下等问题也应该采取更有效的措施予以解决。7月15日,国家统计局副局长邱晓华在京宣布,今年上半年我国完成国内生产总值(GDP)45536亿元,同比增长7.8%,其中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为14462亿元,同比增长21.5%;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19448亿元,同比增长8.6%;进出口总值完成2707.1亿美元,同比增长12.3%;累计实现顺差134亿美元,同比增加54亿美元。 综观我国上半年的宏观经济指标,有以下几个亮点令人惊喜: 一是民间投资开始启动,并出现快速增长。统计表明,在今年上半年21.5%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中,除了国债投资和外商直接投资所带动的投资增长之外,集体投资增长15.8%,个体投资增长19.4%,远远高于去年同期两者合计仅增长7.5%的增幅。权威人士认为,这可能标志着我们千呼万唤的民间资本已经“出山”。如果这一判断成立的话,以往国家通过发行国债进行的公共投资唱“独角戏”的局面将有望改变。这在一定意义上说明,我国经济的内生增长机制开始形成。 二是外贸出口增幅明显,出口产品结构进一步优化。国家海关统计显示,受美国经济复苏、美元贬值等因素影响,今年上半年我国外贸出口形势明显好于预期,共完成出口总值1420.6亿美元,同比增长14.1%。从出口国别来看,美国仍为我国的出口市场,上半年我对美出口298.7亿美元,增长19.3%,高于总体出口增幅5.2个百分点;从出口产品结构看,机电产品出口继续保持高速增长,上半年累计出口680.7亿美元,增长24%,高于全国出口增幅近10个百分点。这充分说明,今年上半年我国的外贸出口不仅在量上继续扩张,而且在产品结构上也进一步改善。制成品出口的强劲增长,无疑对我国的宏观经济增长产生了不可忽视的拉动作用。 三是居民收入大幅增长,房车消费渐入佳境。统计调查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42元,实际增长17.5%,明显高于去年5.5%的增幅;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1123元,实际增长5.9%,同比增长1.7个百分点。虽然从今年上半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来看,居民收入的快速增长并未能导致相应的消费增长,显示居民消费意愿较弱而储蓄意愿较强,但今年上半年住房消费(同比增长20.3%)和汽车消费(同比增长39.8%)的高速增长则说明,随着收入的增长和消费势能的积累,一个以住房、汽车消费为主的消费结构升级时段即将到来。然而,在7.8%的GDP增长的背后,也有一些不和谐的音符值得高度关注: 首先是价格指数持续走低,通货紧缩压力依然如故。虽然今年上半年我国GDP增长7.8%,但同时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下降了0.8%,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下降了3.4%,原材料、燃料和动力购进价格下降了3.9%,这表明我国的通货紧缩形势并没有根本改观。由于我国目前是通缩与增长并存,因此通缩的主要原因并非需求不足。分析表明,中国目前面临的通货紧缩的根源,在于长期以来的重复建设和大量企业优不胜劣不汰所造成的生产能力的相对过剩,如许小年博士所说,它本质上属于一种“供给过剩型通缩”。对于这种类型的通货紧缩,单靠总需求的扩张是难以根治的,必须着力于结构调整和体制改革,而结构调整和体制改革决非一日之功,因此,通货紧缩的压力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持续,这就给我国的宏观经济增长增加了来自体制的波动性和不确定性。 其次是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趋于扩大,制约了消费的总量扩张和结构升级。今年上半年虽然城乡居民收入均有较快增长,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幅比农村居民的人均现金收入的增幅高了近12个百分点,这使得近年来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扩大之势继续恶化。美国经济协会前会长、芝加哥大学经济系教授Gale Johnson在今年的《经济学季刊》卷第三期上发表的论文中指出,据官方估计,按可比价格计算,年中国农村收入和消费水平的增长超过了城镇,但研究却表明,结论恰恰相反,农村的情况远远落后于城镇。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我国目前的城乡差距很可能存在着低估,农民收入增长缓慢问题需要下更大的力气加以解决,否则,我国整体的消费增长和结构升级都将由于农民消费需求的萎缩而难以实现,从而使社会总需求不足、社会生产相对过剩、经济增长乏力。另一方面,城乡内部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差距也呈扩大之势,研究表明,我国城乡居民整体的基尼系数已超过国际上公认的0.4的警戒线,这种过大的收入分配差距也将导致整体的消费倾向降低,影响消费的持续增长。 第三,第三产业增长放缓,失业人口继续增加。今年上半年,我国第三产业仅增长了6.6%,同比下降了0.4%。由于第三产业具有很强的就业功能,因此它的低速增长,势必会影响对就业人口的吸纳,使我国本已十分严重的失业形势更趋恶化。虽然我国目前的城镇登记失业率仅为3.6%,但胡鞍纲等人的研究表明,我国城镇实际失业率已高达7%,甚至有学者认为已超过了15%。如此严重的失业形势,以及我国目前第三产业发展还很不充分的现实(研究表明,我国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与同等发展程度的国家相比要低8%-10%)都要求其有一个持续的增长,因此,今年上半年我国第三产业增长的滑坡,值得警惕。 综上所述可见,对今年上半年我国宏观经济出现的超出预期的快速增长,既不宜盲目乐观,过分悲观更无必要。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为了防止计划体制的复归,积极财政政策的“淡出”似乎应该趁目前经济形势转暖时提上议事日程,而居民收入差距的扩大、农民收入增长过慢、失业率居高不下等问题也应该采取更有效的措施予以解决,如有步骤地放开户口管制、推进城市化,完善税收征管、抑制收入差距的无序扩大,积极发展劳动密集性产业、努力增加就业等。总之,我们需要的是有发展的增长,而不是以发展为代价的增长。 (北京青年报)

有赞微商城怎么开店的
癫痫医院
微信营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