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兴安盟信息港 > 金融

小狼的灵异故事血妖魂

发布时间:2019-04-08 13:26:41

小狼的灵异故事-血妖魂是的恐怖鬼故事,为你带来视觉与心灵上的享受,希望大家喜欢。

半夜醒来,去厕所,经过水房的时候,听见有人哭。

一个长发披肩的红衣服女生蹲在地上。

我说:“别哭了,阿莲。你为什么哭啊?”

她瞅瞅我,叹道:“你真是爱多管闲事啊。”

一,流血的水龙头

整个事情都是缘于那天早上阿标对我说的话。

“我要回家了。”他说,“在外面这么久了,今年一定要回家过年。”

我点头赞成,他就问我什么时候走。

“不知道,我家近,没关系,不像你们都得坐火车。”

他一笑,拿出背包一件件塞衣服,塞完了往背上一甩,说,走了。

我吓的从铺上蹦起来,脑袋撞在床顶上:“说走就走?还没见过你买票呢。”

他回头,慢慢的说:“放假了一定要马上回家。”他说这话的时候态度特别认真,眼皮翻着,有一霎那我以为他的脸变绿了,不过很快就恢复常态,那家伙像往常一样用多愁善感的目光注视着我,说:“给你一个忠告,兄弟。”

我说:“说吧,什么忠告?”他没回答,竟然飞快的走掉了,我追到楼梯口,只看到匆忙的背影。

“阿标怎么了?”我问子强,他也在收拾东西准备离校。

“不知道,怪模怪样的是吧?”

黑子说:“我看他是被吓找了。”

我说:“什么东西能吓着他?”

黑子摇头说:“不知道,昨天他在水房洗衣服,忽然匆匆忙忙的跑回来,说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我自然不信,跟他再去,结果什么都没有。不过他后来一直不死心,坚持说真的有什么,这不这么急就走了,一定是吓着了。”

我不知道怎么评价,站起身,开门。

子强问:“你干嘛去?”

“上厕所!”

水房在厕所的对面。

我想起这个的时候,就多往水房看了一眼。

水池,龙头,一切如常。我摇头,感慨自己的疑神疑鬼,打算撤了。

不过不对劲啊,直觉告诉我有什么东西不同了。

没有啊,所有的东西都在哪里……我正琢磨,就发现了——水龙头有一个开着,水哗哗的流出来。

“我真笨啊。”我自言自语,过去要关,手都拧上去了才又认识到:这么大的水流流出来,怎么能一点声音都没有呢?

奇怪啊,我打个冷战,说:“阿莲?是你吗?出来!”

女鬼阿莲没有回答我,再看水龙头里流出的水变了颜色,先是浅浅的黄,后来变深成褐色,我闻到腥味儿。

血,是血,是深红色的血浆!我一把放开龙头撞到了后面的墙壁。

很想跑,可是腿哆嗦起来,我企图安慰自己,可没来得及。有人在哭。

是女孩的哭声乐山同仁堂直销
,那个黑头发,红衣服的女鬼阿莲蹲在我的脚边哭。

唉,心已经升到嗓子眼了,我强迫自己把它咽回去,幸亏这个鬼我还认识。我说,阿莲呐,你好端端的哭什么啊?

阿莲抬起头来,已经变成两个血窟窿的眼睛对着我,说:“我怕。”

哇靠,有没有搞错?有个鬼跟我说我怕!

一时间我差点就极不礼貌的笑出声来了,不过,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我问她:“你怕什么?”

她哆嗦着说:“血……”

我冷静的说:“你的脸上都是血。”

她站起来,把惨不忍睹的脸跟我的头放在同一高度,一排白森森的牙缝里挤出几句话。

“我怕的是别人的血。她就要来了,她需要别人的血,我害怕见到这些。我害怕见到别人的血。”

我被她吓着了,说:“她是谁?别人又是谁?你害怕见到谁的血?”

阿莲说:“你的!我害怕见到你的血啊!”

我背脊发凉,冷不防她向我扑过来。

冷,非常之冷,感觉是整个北冰洋的海水全部冲过我的头顶,我想叫叫不出来,窒息了几秒钟。

停下来,阿莲,血水,全都不见了,仿佛从未存在。

二,血妖魂

“鬼的戾气和法术高到一定程度,可以称之为妖。”林杰在里侃侃而谈。

我听的心不在焉,只时不时的“嗯”一声,那家伙终于听出来,抱怨道:“喂,我可是应你的要求把我们通灵家族的捉鬼常识讲一些,你怎么能这么不尊重我的劳动?”

我无精打采的说:“聪明人应该在劳动事半功倍的时候劳动。”

他在听筒里嗷嗷只叫,好不容易才平息下去,我就问他:“你刚才讲了一堆灵体的类型是吧,那么能让红衣服的鬼害怕的东西叫作什么?”

林杰说:“红衣服的鬼……是厉鬼啊,法力很大,能让它们害怕的不是魔就是妖了。”

我问:“咱们学校附近有魔吗?”

林杰说:“有,阿炯。”

我问:“会不会有另一个魔呢?”

他在那头说:“不会的!魔的法力很大,又喜欢划分地盘,咱们学校似乎已经被阿炯划为自己的领地了,不会有别的魔的。”

挂了,我拿起黑子在学生娱乐中心租的一本无聊小说看,心里想着别的事。阿莲害怕的到底是什么?难道说有一个吸血狂魔要来吸干大家的血了?是阿炯?不可能吧,他是魔了,还要鲜血干什么呢?

门“咚”一下被踢开,黑子风风火火冲进来打开柜子,拿出旅行包。

“你要干嘛?”

他都没有抬头瞅我:“回家。”

我说:“你的车票是明天的啊!”

黑子转过身,用东北口音虎虎的喊:“哎呀妈呀,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反正我是不能再呆在这疙瘩啦!”

我可从来没看过这位铁汉急成这样,忙问:“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跟我说清楚点成不?”

他看起来是想说,不过憋了半天愣没说出来,一跺脚,蹦出几个字:“别问了,你也马上走!”

我说:“我总不能什么理由都没有就落荒而逃吧?”

他接着收拾包,惜字如金的说:“有鬼。”

我问:“哪里,什么时候?”

他说:“刚才才厕所里,我蹲着看小说。忽然有人问我:”看的什么?可不可以借我瞧瞧?‘是女生的声音!我下了一跳,一抬头,有个女生跟我头对头,眼睛是红的,头发是红的,全身都是红的。那张脸啊,虽然还算挺漂亮,可是眼睛里只有眼白!我吓的,一下子跑到楼道里。“

我说:“那你一定没提裤子。”

他从百忙之中哀怨的看了我一眼,说:“别耍我了,我说真的,我吓的心脏现在还不在原位上。”

我瞅他黄豆大的汗珠争先恐后的掉下来,也不忍心再说什么,阿莲干嘛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吓唬人呢?干脆去跟她说说,劝她早点投胎得了。

我直接去厕所,里面静悄悄的,黑子的烂小说还扔在地上,我没捡,叫了几声阿莲,没有反应。

这时候我听到哭声。

凄凉犀利,直接钻入脑子的哭声。

我捂住耳朵,那哭声还是阵阵传来,无止无休。听说声音也能让人发疯的,我不能这样继续下去,必须找出哭声的源头,所以我迷迷糊糊的仔细听,那声音乎大乎小,飘忽不定,冥冥之中好像在指点着我。上楼梯,转弯……再清醒过来我竟然在天台上。

阿莲坐在天台的边缘,哭泣。

“阿莲,你为什么哭啊,别再哭了。”

我没敢走过去,就站在那里跟她说:“乖啦,我怕女人哭,别吓唬我了。”

阿莲抬起头来,清秀的脸上挂满纵横交错的泪珠,她说:“我怕,我真的害怕啊!她就要来了,我们都会死,你抱抱我,你抱抱我啊!”

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真的感动了我,有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已经走过去了,但是,还差一点距离的时候,我停住,迅速的往后退,我说:“你不是阿莲!阿莲的脸不是这个样子的!你是谁?”

那个“阿莲”愣住,说:“我是阿莲,鬼的脸是会变化的,我想变漂亮。”

我说:“少拿这一套来蒙我,你想变漂亮,为什么连头发都变红?刚才在厕所里吓唬黑子的就是你吧?你想干什么?”

那女鬼诡异的一笑,说:“想不到你还挺聪明的,不过自古都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阿莲反复警告你想让你走,你都没听,现在我来了,少不了跟你要一件东西。”

我问:“什么?”

“血!”她说,“我是血妖,每十年就要复活一次,吸干留在这块土地上的所有人的鲜血,才能继续沉睡。你明白阿莲为什么要反复吓唬你们叫你们离开了吧?只要离开这里,就是安全的。”

我说:“不过晚了,不是吗?”

血妖伸出长长的指甲,狞笑着说:“是啊,我不会让你疼很久的,血全部流干,你只会有一点冷。”

我再退一步,后面就是门了,我说:“血妖,你犯了一个小错误啊!”

她停下来,问我:“什么错误?”

我说:“如果你扮成别的样子,可能会吓得我跑都跑不动,不过阿莲,我基本不会害怕。”话音未落打开门就跑了出去。

我坐在楼梯把手上噌一下滑到底层,没命的跑出了宿舍。

三,红色盛宴

“很久了。”看门的老大爷说,“怎么一个人都没出来呢?放假刚几天,应该还有好多学生留在这里啊,再说现在是吃饭的当口。”

老大爷是宿舍老太太的老伴,这段时间老太太病了,替她来看门。我对这么大岁数还要出来工作的他们十分尊敬,我们一老一少经常有一搭没一搭闲聊。所以,比如今天,我跑出宿舍,在传达室里还能有一席之地而不被老头烦。

看老头心情不错,我就问:“咱们这个宿舍里有没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过啊?”

老头说:“恐怖?什么算恐怖的?”

我说:“比如有女生死了,什么的。”

老头说:“前几年有个女生跳楼,别的想不起来了,咱们这是男生宿舍啊!”

那是阿莲。

响了,黑子。

“小狼,你在哪里?”

我说:“在传达室啊,你还没走?”

黑子说:“我……我恐怕走不成了。”

里传来短促的嘟嘟声,挂了。老头看我脸色不好,颤颤颠颠给我倒了杯水:“现在的学生们啊,一个个学起来都不要命喽,瞧瞧你瘦的……”

我后面没听,因为已经又跑回宿舍了。

“我……我恐怕走不成了。”

黑子这样说,是什么能让我们寝室“砣儿”的汉子这么害怕,说出这样的话来?我跑回去的时候十分担心,我担心的就是血妖。

一进楼道,往日的烟味汗味淡了许多,有一种特别浓烈的血腥味覆盖了所有的空气。我穿过走廊,上楼梯。越接近我们寝室,我越觉得压抑。

“黑子!黑子你到底在不在?回答我!”

没有回答。

我走路越来越困难了,好像在水中,暗红色的空气阻力很大。

终于到了寝室,我打开门一头载进去。

屋里一切如常。

黑子的包放在铺上橡皮布批发
,东西放的乱七八糟。

一个人也没有。

奇怪,我得好好想想,我搬个凳子靠墙坐下。

血妖,阿莲,黑子不见了。

我理不出头绪来,脑子就开始走私,想起已经去世的女朋友。梅,她总是很温柔的听我说话,我每写一个故事她都会默默的帮我校对,改正错别字。有一次,她看的心惊胆颤,从背后抱住我的腰,泪水涟涟的说:“小狼,我不想让你再干这么危险的事情。”

她的头发稍扫在我的下巴上,痒痒的。

这感觉好真实……等等,这是真的感觉,有人从背后抱着我的腰。

可是我后面是墙。

从墙壁中伸出两只胳臂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想挣扎,不过那胳臂铁圈一样。动也动不得,只好大叫:“什么东西,放开我!”

空中到处都有女孩子嘻嘻哈哈的声音回敬我。

那胳臂抱的更紧了。

平心而论,这是两只十分美丽的胳臂,白里透红,一双手修长秀气,指甲红宝石一般闪着光。如果有个女孩子有这么两只胳臂,我想她一定会很迷人。

可是现在,有这么两只胳臂的,是墙。

我快要被勒的喘不过气了。

“放……开我。”我嗓子眼里挤出这三个字。顺手从附近的桌子上超起一根笔,狠狠的戳过去。

那胳臂破了,喷出鲜红的血来。

但是我并没有被放开。

空中出现一张脸,只有一张脸,过了几分钟之后,那张脸上才依次有了五官。

“血妖……你要干什么?”

血妖笑了,说:“我要邀请你参加我的宴会。”

眼前的世界完全被红色湮灭了,好久,景物渐渐清晰起来,我发现自己竟然置身于一个宽阔的大厅中。

大厅金壁辉煌,顶上雕刻着美丽丰满的天使。镶嵌着无数宝石的宫灯下面,很多衣着华贵的宾客谈笑风生,围坐在一张长条桌子上。戴假发的侍者忙碌的上菜。他们端上来一盘盘我从没见过的菜肴,香气扑鼻,却诡异无比。

我面前就有个位子。

“坐啊!”有人跟我说,循声望去,是一个穿仆人衣服的女孩。

她长得不怎么好看,可以说,很丑吧,眼睛却很温柔,手伸着,请我过去坐。

那只手受了伤,因为活动,牵动伤口,一滴血流下来。

“你受伤了!”我说。

她吓一跳,捂住手向后退。

那些宾客们好像在窃窃私语,但是声音很大。

“她流血了!”

“血!血是神圣的东西!”

“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喝?”

“听说用金杯喝下处女的鲜血能长生不老!”

“我们喝她的血好了。”

妈呀,我看看那女孩,她正在哀怨的看着我。“他们要喝我的血了。”

我说:“不可能,怎么会有人喝别人的血?”

她笑了,说:“刺激,不是吗?”

怎么办,怎么办?

我脑子转了几转,伸手拉过女孩,撒腿就跑。

既然没别的办法,那就跑吧!

我们经过那些穿着华丽服饰的白痴,朝远处有光的地方跑去。

一个巨大的水池,里面却不是水。

红色的液体注满了池子,一个少女在池子里沐浴。她转过头来,露出一张犹如白玉雕成的俏脸。“你好吗?”她对我说。

我身边的少女战战兢兢,躲到我背后,我回答:“不好,我们想逃走。”

她说:“逃走?为什么?这里不好吗?”

我说:“不好,这里都是想吃人的白痴。”

那美人说:“吃人有什么不好,他们想吃的又不是你。”

我觉得没办法再跟她说下去,在池子边寻找出路。后面的女孩说:“你看,出口在对面啊。”

果然在池子对面,有个充满阳光的洞。

可却没有路到那里。池子中的美女站起身来,身上自然出现了一件鲜红色的袍子,她说:“游过去。”

我却没有勇气跳进血池里。

那美女说:“你不敢吗?就算是为了救她,或者逃命,都不肯染上一身的鲜血吗?”

后面有纷乱的脚步声,我身旁的丑女孩哆嗦的更加利害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跳进血池,一定会沾满鲜血的,我承认自己惧怕血腥的感觉。

“你自己游过去吧?”我对丑女孩说,她坚定的摇摇头。

我说:“你这个笨蛋。”

很多人在我们身后大喊,面前的美女眨巴着眼睛。

我说:“血妖,你闹够了没有?放我们走。”

她说:“你们可以走啊,如果你找对方法的话。”

四,出路

没办法再等了,我一把将丑女孩推下血池,自己跳了进去。

那粘乎乎的液体包围我的时候,我才知道,上当了。

因为血池下面,没有底。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沉了下去。

血淹没了我的嘴,鼻子,耳朵,我无法呼吸,条件反射的张开嘴……那片血猩冲进嗓子里。

不要,不要,不要……正当我失去意识的时候,我抓住了一只光滑的手。

“你醒了?”

我睁开眼,面前是黑子,子强,还有阿标。

盯着阿标,我问:“你没走?”

阿标说:“火车站没有车了,真不该心血来潮去赶火车。”

我又问黑子:“你……刚才去哪里了?”

他说:“上厕所啊。”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发烧了?

子强说:“刚才哥儿几个进来,你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我说你应该吃点好的,近一定是营养不良。”

我摇头说不是。

“那怎么回事?”

“恶梦,是恶梦吧。”

去水房,阿莲不见了。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走进厕所,里面没人,地上,一本小说静静的躺着。

刚才黑子……这不是梦!我跑回宿舍,那三个兄弟在玩牌。

“你们……”黑子回过头来,看着我:“啥事?”

“厕所里有本小说,是你的吧?”

黑子说:“不是,我不爱看小说。”

子强说:“你真是多管闲事啊。”

不对劲啊,我咬着嘴唇,今天早上不知为何起了个大泡,这时候咬破了,流出血来。疼,我摸摸嘴,粘了不少血。

阿标这时候跳起来,瞪大眼睛:“不!我害怕!”

我问:“你怕什么?”

他说:“我害怕见到你的血!”

这句话……我豁然开朗,说:“阿莲,出来!”

四周有一段时间,是全没有声音的,后来我说:“阿莲,这一切都是你制造的幻象,不是吗?其实从我再次进入宿舍的时候,我看到的就都是你制造出来的幻象了,你把黑子怎么了?”

血妖出现在我面前,狞笑着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更加确定:“阿莲,如果你不是阿莲,为什么要搭腔呢?不要再装下去了,你为什么要搞出这么多事情,冒充什么血妖?”

血妖的脸在空中一下子翻过去,背面竟然是阿莲的脸,她没有眼珠的眼眶里,流出一股泪样的血来。

“一直以来,死于非命的我都想报复这里的每一个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迟迟没有行动。我好矛盾,好后悔,所以把自己的法力全给了血妖。”

我说:“那不是血妖,那是另一个你,你死的时候穿红衣服,变成了厉鬼,但是你人很善良,没有想到报仇,所以潜意识里,你创造了血妖。”

阿莲的脸翻过去,是血妖妩媚的面庞。

“我为什么不该报仇?是你们这些自私自利的男生杀害了我,你知道吗,我当初跳楼而死,血溅了一大片,楼下那片土地到现在还是红的,我的血!我的血全部在这里流干了。”

我说:“是你男朋友害了你!不是所有的人啊。”

血妖说:“是吗?你知道我死去的时候,灵魂苍白无力的趴在自己的尸体上,这时候宿舍里的男生都出来看热闹,他们就像在吃人肉一样,看着我的尸体郑州押车贷款
,我的血,有个人说:”原来死人的血是这样的。‘,还有人说:“好像红油漆。’――他们好像看戏,没有人想到死去的我的尊严,我为什么要报仇?”

宿舍下面,一个女孩子血肉模糊,其他的人却看热闹一样翘首,议论纷纷……我想到那场面,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我们不曾时刻想到别人的尊严,甚至死去的人们的尊严也一样。他们被忽略的太久了。

血妖后面,阿莲在哭喊:“我不想,不想不想不想,我在宿舍里游荡,从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去投胎,为什么还留在这里,如果我知道是要变成血妖去报仇,我宁可现在消失。”

我摇头,告诉她:“你不要伤心了,你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不是吗?”

阿莲说:“我尽可能的吓跑他们了,你是个好人,我也想让你走,可是你……我不能见到你的血啊,不能,如果你死了,我也完了,我想我不会原谅自己,会永远的游荡下去的。”

我说:“阿莲,不要怕,你完全可以战胜自己的!在血池里,我没有办法逃走,就要被你的幻象淹死的时候,你还是伸出手来救了我。”

她摇头,说:“太难了,我救的了你,救不了自己。”

我顾不得许多,上前抱住血妖的脸,把她翻过去,阿莲再难看,也比邪恶的血妖漂亮。

可是背面,是那个丑女孩在哭泣。

“这就是我的脸,真正的脸。”她说,“我很丑,所以我自卑,所以我对男朋友百依百顺。这个世界上,所有有眼睛的人都会以貌取人的。”

我哆嗦了一下,但是没有让她把脸转过去。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公平的事情,长得如何不是你的错!”

阿莲说:“可是相貌客观存在啊!你说,你看一个人,会不会完全不顾长相?”

我沉默,然后回答:“不会的。”

她说:“谢谢你的诚实。”

我们就这样对望,过了很久我问她:“是不是感觉好一点,还想不想报仇?”

阿莲的脸竟然开始变淡:“不……我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报我的仇,我也想找到出路,你相信我。”

我傻呆呆,直到她完全不见。

结局

黑子上午坐火车走了,血妖消失以后我发现他就躺在自己的铺上,竟然还打着呼噜。

下午妈妈打来,让我马上回家,我收拾好东西,切断了寝室的电源。

对了,饭缸还没刷,我拿起来走到水房。

有个龙头开的很大,哗哗作响,一个长发披肩的女生正在那里洗手。

听见我走过去的声响,她转头,一张脸眉清目秀的,十分漂亮。

但我还是吃惊不小:“血妖!”

她说:“是的,我是血妖,阿莲完全变成了血妖,用善良来稀释仇恨,不过分吧?”

“我放弃了报仇,可还是不能走,大概是还不能够忘记吧,所以我决定留在这里,继续看着这个世界的不公平,等到不公平看的太多,自己完全服气的时候,我再走。”

我释然。

“那么……”她笑笑,“我来帮你刷饭缸吧。”

读完本故事,你害怕了吗?如果你还有更恐怖的鬼故事想投稿赚稿费,欢迎联系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