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兴安盟信息港 > 生活

咖啡征稿不死心变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14:24

引子    前去报道是北京一家夜总会,没有面试,只是打通了招聘的电话。经理就让我直接过去上班。之间对话的过程我还记得很清楚。  我:你好,请问您是刘经理吗?  刘经理:是。  我:还招服务生吗?  刘经理:招。今天晚上7点来上班吧,带着你的身份证和身份证复印件。  我:啊。您先给我简单说一下工资啊。  刘经理:工资?没有工资。  我:啊,怎么没有工资啊。我靠什么收入啊。  刘经理:靠小费。好了,晚上过来吧。  我完全知道他口中所说小费是什么,也知道服务生是干什么。我很清楚现在现在在干什么?将要去干什么。我看到我的衣服脏兮兮的像个乞丐,我看到我的肚子在不停的叫。我……    01    我的名字叫萧冰。  我是一个写手,说得好听一点是个90后的作家。但是,每当我问起蒋方舟的时候,别人都知道。而当问起我的名字的时候,没人知道。  我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人。  我在文学这条路走了好多年,虽然我得多许多奖和发表许多许多的作品,但是我从未在任何媒体出现过。可是,我仍旧坚持自己的梦想,一路辛酸,文学根本是条死路。即使别人称我为作家,总会浑身起鸡皮疙瘩。总之比起称我为演员的好。  说起演员,对这个词并不陌生。在西安上大学的时候,应聘过演员。但是,以普通话不好没有选上。后来,退学之后,在电子厂打工挣的钱,听说上海有招聘群众演员,所以,我就去了。没想到没有当上,把身上的钱花光了。两次失败的过程,让我知道离演员很遥远。  中介说,你可以去北京当保安啊。我说,我可以当保安吗?北京不是有招演员的吗?管他的呢,为了梦想什么都愿意做。中介说:不过,这次就你一个人去,你到了北京之后打我电话给我,我告诉你路线。我说:好。  就这样我距离演员越来越近了。这样开始了我一个人的旅程。我从没有想过那么快来北京,本是计划着去上海。也许符合那句话:不能随便和别人说话,否则路就会改变。  我身上就带了500元。在家里,买衣服等花了100,路费还要100,就剩下300.还要减去来时的100元路费,就200元的资本了。  我知道北京消费的情况,又不是没在外面呆过。    02    从来不在大城市迷失方向。这次也不例外。  预计的时间到达了北京三星安防培训中心。培训三天,就把我分配到了公交大队。我觉得不好,重新调配到三大队。一点也不好。  所以,我就去自己找工作。  从宿舍门口到北京电影制片厂之间,折腾了好长时间。但是,累无所谓。但是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门口站满了好多人。他们就是所谓的群众演员吗?好多人手里都提着大大的包。  于是,找个人询问,据说这里每天早上都要人25元。  打听一番之后,我就想迫不及待来到这里。按计划进行,先面试上了一家餐厅。让我明天来报道。明天,我真的就来了。一种神秘力量支撑着我。所有的路线都平坦的让我走。  在这家餐厅干了一天半,其实挺累,还有精神上的累。第三天决定旷工,起得很早,就往北影门口狂奔。  在北影站了几分钟的时间,有个陌生人,居然有人让我去拍戏,《水浒传》,赶快上车。  我欣喜如狂的上了车。现在我在想。如果,今天我不上班。餐厅肯定不要我的,也就说明没有地方住了。没有地方住,那我住哪里啊?现在还在发愁呢。  不想那么多了,傍边的这个男生的名字叫张童。张童已经飘泊不定一个月了。我说,怎么受得了呢。张童:没办法。  我认识他的时候,对他的印象真像个技艺高超的演员。我们很快就在一起了。以后,我们就是兄弟。总算不是孤单一个人了。  次拍戏感受    03    下了车,我和张童一人领到25元,说不出我拿着25元的快感。路过餐厅门口,看到经理站在门口招揽生意,看到我。  经理问,你怎么没来上班啊。  我说:我去拍戏了。  经理:你还愿不愿意干啦。  我不说话。  经理:给你一次机会,明天过来上班吧。再不来,就不要你了。告诉你一句,演员是养活不了你的。  我心想,我才不相信呢?还不是你们这里缺人,才这样对我说的。  我:张童,你去哪住?  张童:网吧。你明天还去拍戏吗?  我:张童还不知道吗?明天再说吧。  张童显得很失望。  张童说,头有点晕。我就花了5元,买了水果。  我说,我们要不要去吃个饭。  张童:不用。  张童去超市买了两包泡面。我说,我不饿。你买你自己的吧。  张童手里端着泡面,在人潮大街的走。  我:你每天就吃这个嘛.  张童:是啊。  我:这种生活我可受不了。  ……  我们来到网吧,身份证被压在经理那里,只用张童的身份证开机。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上网了。上网花了5块。今天挣到的钱就剩下15元了。  张童,我回去睡觉了。  ……    04    回到宿舍。  就像我犯了滔天大罪似的。很多人问我今天怎么没来。我直言,去拍戏了,怎么了?  然后,接着问。你明天还去不去上班啊。  我知道,必须说去上班。否者,现在,肯定不让我住了,那么不就和张童流浪街头了吗。我开始笑。我是个演员,骗你们易如反掌。  今天挣的25元,很快花光了似的。在巨大消费的时代里面。这点钱,肯本不够话的。经理的话,肯本不假。    05    别人不知道我对电影的执着。别人不知道对了这个梦想我做了多少傻事。本来,我的生活过的很安然。过的丰衣足食。过的吃好住得好。什么都好。  醒来依然起得很早,去北影等着。但是,没有见到张童。  我的心里就像缺少了什么似的。如果,我现在,去网吧找他,肯定来不及了。所以,坐上了车,去八一影视基地,拍的是让我很不喜欢的电视连续剧。  坐车的时候,很意外见到了张童。我说,你下了车,在北影门口等着,一定要等着我。  张童说好。  回去的车,北京的夜市永远那么美。车上的人都在熟睡,没有欣赏这么散漫的昏黄。  下了车,张童在等我。  好,你跟我去经理要身份证去。  经理:你一大早起来,干什么去了。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  我笑。  经理:你还愿不愿意干。经理也笑。  经理:这么冷天,当什么群众演员。等明天天气暖和了,找个导演,去拍戏不就行了吗?  我本想说,再给我一次好吗?可是,这一切都来不及了。  经理突然念到我的名字,萧冰啊,不能让你住了。你跟着这个人去拿东西吧。  我说好。  经理的话依旧很亲切,面带笑容。  我突然想起了,经理对我说过的一句话:任何时候,对客人都要面带笑容、  为了梦想,就应该学会放弃。离开宿舍的一刹那,我竟然没有一点留恋。我提着包过上和张童一样的生活。我可过不了,这样的生活。不如,我们去租个房子吧。  张童:哪有钱啊。  我让家里给我打一点。你让家里打一点。不就可以了吗?  不行啊。家里给我打钱的话。我就应该走了。  你要走吗?你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办。  张童:我现在不走。  北京的夜永远那么多行人,就像我们手里提着包人很少。张童说多丢人啊。在网吧里度过,花的钱大于25元。    06    第三天,我不知道每天都那么兴奋,想起要拍电影的时候,我就可以让我干什么都行。  这是第三天拍戏。  有人叫我去拍《水浒传》,我说不去。  今天我要等现代戏,古代的一律不拍。大不了,今天不去了,身的钱还绰绰有余啊。  真的没有让我失望。有一个现代戏的。让我提着包去火车站,当一名游客。  拍戏过程中,我认识了两个很漂亮的女孩。  我们就一面之缘,就不再相见了。不同世界的人,永远走不到一起。  每天都在学习很多东西。  每天都在接触一些明星。  在她们口中所谓的王宝强是谁。我都不知道是谁。张艺谋还听过。  王宝强又不是帅哥,又不是黑社会老大。我又不喜欢他。在我眼前,是个屁啊。    07    张童在门口等着,我下了车就看到了他。  我:张童,今天去拍戏吗?  张童:没有。不过,今天挣了30元钱。  我:怎么挣的。  张童:开户。  我:哦,我知道了。那请我吃东西啊。  张童:好。    08    第四天,没有去拍戏。我还在挑剔。但是,我今天去开户也可以挣到30元。张童去拍《水浒传》,让我上车。我说我不去。我拍戏又不是为了那25元钱。今天,白天一直等着。空虚的等待。好漫长空虚的过程。  好多天就这样过去了。衣服脏了,牙好几天没刷了。头好几天没洗了。什么都无法向前进行了。  我现在到底缺少了什么?  姜玉阳在《真实一点》唱:现实一点……  我要现实一点。现在,解决的问题,是住。给家里打电话,说家里没钱。绝望。无助。达到了一种绝境。再给家里打电话,等一天吧。我想想办法。  由于兴奋,还是我不愿意睡在网吧。  今天打算住旅馆。我多交钱,张童把身上仅有15元钱交上。  我们终于有一个安稳的睡一场大觉。  这个夜晚,我们好像更熟悉了。我看到张童脱去衣服,时间还早。换了包里面的衣服。  我问,这个挺好看的。多少钱?600元。这个衬衫600块。我不相信。于是,接着问,这件黑皮夹克呢?1000元。你在骗我吧。  真的。  你哪里有那么多钱?你家很有钱吗?  没有,这是我自己的挣的。  哦。  这个一分钱没有的张童穿这一身衣服大于2000块。真搞不懂还拍戏呢?为了25元钱。为什么不找个工作干。  你拍戏为了什么?  为了钱。  你知道吗?我拍戏不是为了钱。为了我的梦想,纯洁的梦想。  你没钱,用什么养活你自己啊。  你说的也是。    09    本来以为一切都会好转。但是,事情并不我想的一样。  第五天,没有去拍戏,好像是礼拜六。今天站满了好多人。但是,偏偏没有一个人来这里要人的。我们在这里等了一上午,只好用我的钱吃饭。可是,现在不吃泡面了,改为吃面饼,上面抹上酱,今天就吃这个。  张童,打电话给家里。  张童的家人说,死在外面都不管。我不知道天底下,这么恶毒的父母。  网吧,我们依旧在网吧度过。网吧,就想我们的家。我请客。身上有很多钱。早上醒来。张童不见了。我找遍了整个网吧,都没有见过。也许,他提前去等着拍戏了。可是,天气很冷很黑。我提着包急匆匆的北影门口,像一个等死的犯人。可怜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但是,今天让我去拍《水浒传》,我没去。等到天亮,依然没有发现张童的身影。也许,他坐车去拍《水浒传》了。  等了一天。终于让我让当模特,3个小时20元。然后,什么都不想的跟着去。结果,买东西就花了10块,衣服染上了油画,衣服更加脏兮兮的了。像个乞丐。  走在北京的任何角落。繁华,。还谈什么浪漫,张扬,一切都颓废掉了,不能进行。  没想到真的有一天落到挨饿的地步。所有的东西破败的不能再破败。  天黑了,今天有结束了。而明天又要开始了。但是,没有一点困意。没有洗脸,没有刷牙,没有手上一股奇怪的味道。累,这是艰难的历程吗.经历了没有白天没有黑夜。所有人都不能安然度过。无法停止。我看到别人的爱情开花,我看到我的爱情死亡,我的忧郁眼神。我不在笑的脸。  谁时都可以离开这个城市。  谁时都会与张童告别。  我长得不好看,我知道。未来很迷茫,自己的能力不够,时机不成熟。我下次来的时候,我张扬。  冷风吹出泪光。在不被理解的状态之下,我要笑,我要笑到。现在,只想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的写我的文字。手刚恢复了一点知觉,现在又麻木起来。打电话过去,家里还是那句话没钱。我还是回去吧。未来的路一片渺茫。不知道这个世界人知道我的名字。很想有人走过来,说:我在哪里见过你。  我瘦了,我终找不到回去了路。我被困在这个城市了。路过上好多询问道路的人,就我这么固执的不愿意开口说话。好多人都想消失了一样。相同的道路,单一的轮回。    10    依旧没有见到张童。  依旧没有见到张童。  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他突然从我身上消失了一样。  他的消失,就像我的一半世界变成了黑色。也许,他已经走了吧,他回家了吧。也许,他去了他的朋友那里。  没有他,我干什么都高兴。  今天,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我讨厌这里。我讨厌当群众演员。我讨厌每天站着一些衣着邋遢的人群。我讨厌自己,讨厌这段晦涩的记忆。  我会永远记着这些艰难过程。我一定要出名。    11    突然过去好多天。  有一天,我来到北影门口。眼前围满好多人,还有警察。我想一定发生了很重大的事件。我走过去一看,躺着一个人。  张童,是,张童。  我看到张童身体僵硬。他死了。张童,他死了。他被饿死了。他被冻死了。   共 608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痛的的主要症状
黑龙江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